行业动态

支付新政引发博弈 “30亿壳费”伺机降温?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年01月20日

 

继1月13日下午,央行官网披露了《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互联网金融机构再度出现持续发酵。

根据规定,“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客户备付金账户应开立在人民银行或符合要求的商业银行。人民银行或商业银行不向非银行支付机构备付金账户计付利息”相关要求,人民银行决定对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实施集中存管。

1月17日,中国支付网总编辑刘刚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此前,不少支付机构特别是地方区域性的支付机构,挪用备付金现象很严重。

“根据《通知》要求,备付金要统一监管。因此,在新规出台之后,料这些机构会加快出手牌照,因为备付金之前都已经被掏空了,而且他们的整体业务也是萎缩的。” 刘刚称。“新规出台有助于天价牌照炒作降温,之前牌照要价相当高。现在,估计只有把牌照价格降下来,才能加快出手的速度。”

当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获悉,此前,第三方支付牌照炒作之风盛行。比如经营范围为全国,业务范围包括网络支付、预付卡的发行与受理、银行卡收单的“全牌照”,在2016年价格高的已经炒到了30 亿元左右的壳费,这对于很多企业来说都是一个无力承受的天文数字。

新政引发新一轮博弈

对此,天府财富首席风控官陈小辉直言,支付新政无疑对现有的存管银行、支付机构、商户和普通消费者四方格局都会带来影响。在新一轮博弈下,行业格局必将发生新的变化。

“之前,对客户备付金进行管理的机构包括存管银行和合作银行,按要求,存管银行管理的备付金不低于50%,其余部分由备付金合作银行管理。” 陈小辉称。“新政集中管理20%左右的客户备付金,而且该20%左右由存管银行转存至央行,这样,必然导致存管银行的实际存款余额减少,其存款额度降低,相应利益亦会受到一定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新政出台之后,支付宝第一时间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称,这次办法的出台是企业和监管部门透明互信,研究倾听,共同探索完善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向前向好的积极过程,这一定是未来发展的坚实基础。

支付宝方面表示,这一政策的出台,有利于行业长期、健康、可持续的发展。而一个健康发展的行业需要各方的关注和支持,更需要监管。

拉卡拉支付集团高级副总裁唐凌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人民银行发布的备付金集中存管新规,是央行根据国务院互联网金融整治工作的落实措施。该项措施的落实,对于那些对利息收入依赖度较高的机构,可能存在一定影响。对于规范发展、规模较大的机构,增值业务较多,影响有限。

“个人认为,客户备付金集中上存后,T+0到账需求量大的支付机构,还可据此与其他机构合作创新出新的金融工具,填补市场空白,创造新的盈利模式。” 陈小辉称。

中小机构或迎致命一击

“对上述大型支付机构的最大影响在于利息收入,但由于大型支付机构均基于支付工具衍生了各自的生态系统,整合了大量的上下游资源,因此影响并不致命,其受到的相对影响程度应该会小于中小支付机构。” 陈小辉称。

另有报道称,支付宝和财付通监管评级都是第三方支付行业里最高的,因此都按最低档位12%交存客户备付金。支付宝和财付通各自沉淀的客户备付金规模约在1600亿元和1500亿元,合计占全行业客户备付金总量的70%、市场份额前十名的90%。两家巨头均按12%的低档交存,这意味着,两家公司首次需交存各不到200亿元的客户备付金。

陈小辉强调,部分中小支付机构之前均围绕做大备付金规模开展业务,其受到的影响将是致命的,业务转型将势在必行。

此外,陈小辉认为,支付新政对抑制牌照炒作会有一定的作用。但在央行控制牌照数量有减无增的前提下,支付牌照的价值料不会出现大的下滑。